河套酒文化 首頁> 河套文化> 河套酒文化>正文

上酒攤子

郎有存

人生活在這個五彩斑斕的社會,應酬是難免的。應該說上酒攤子是件美差,酒攤子多,至少說明一個人朋友多、應酬多,被人邀請,得人抬舉,受人尊敬。但如果酒攤子過多,會讓我們應接不暇,主要是讓身體吃不消,過猶則不及,過多的酒攤子也會成為一種生活負擔。

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人們的生活還比較貧困,別說喝酒了,就連解決溫飽也是大問題。那時大部分人不喝酒,只有富裕的人或者好飲者的才喝點酒。還有個別吃香的職業,如司機、大夫等,走到哪里,主家總要上點酒招待。由于酒貴巴巴的,人們也只有逢年過節、上事宴喝點酒。那時人們不舍得用糧食釀酒,酒的產量少,也不好買,得找關系托人開票買酒。在那個缺衣少吃、物質匱乏的年代,用燒酒招待客人算是一種最高禮節,上酒攤子不僅是一種享受和榮耀,簡直是一種奢侈。由于酒少人多,大多時候喝的沒酒了,因此喝醉的人也少見。

進入八九十年代,隨著經濟社會發展,人們的生活水平逐步提高。那時便興起操辦紅白事宴,人們普遍在農村家里辦事宴,主要請的是老娘、舅舅、姨姨、爹爹、姑姑、叔叔等直系親屬,簡簡單單擺上幾桌席,調幾個涼菜,做點硬四盤,喝幾瓶酒,就圖個喜慶吉利。河套人生活富裕后,舍得在吃喝上花錢,體現在操辦婚喪嫁娶、紅白喜事上。如果說,八九十年代河套人辦事宴正是起步初級階段,那么現在的辦事宴規模檔次越來越高演繹到了繁華階段。隨著紅白事宴的風靡流行、推波助瀾,白酒已相當普及,高檔河套酒走進尋常百姓家,而辦事宴也由農村轉移到城市,飯菜花樣和煙酒檔次節節攀升。“人民生活好轉了,喝酒變成碗砍了。”酒攤子似乎一下多了起來,喝酒一下子從貧窮進入小康,人們醉臥街頭現象屢見不鮮。人們坐在一起談論的話題不外乎是昨天喝了幾場,今天又有酒攤子,話語中流露出一種自豪感和優越感。

如今,上酒攤子已不是一件稀罕事兒。一來是大小事宴名目種類繁多,紅白事宴、小孩圓生、老人過壽、賀大學等,這些都已成為河套地區的“人情飯”。既然接到邀請就得去,盡管我們拿出工資的一半來搭禮,覺得負擔已很重,但生活在這個人情濃厚的現實社會,誰也不想置身事外,誰也是被迫去上事宴,然后再操辦事宴。二來是因為人們生活更加富裕,喝酒已成為家常便飯,只要哪天想喝酒,隨便找個理由就可以擺上一桌,叫上弟兄姊妹朋友喝一場。因此,現在的酒攤子愈演愈烈。

上酒攤子一般有兩種情形,一種是被別人邀請,自己以客人的身份去吃請;二是自己請人,擺攤設宴款待親朋好友。但凡上了酒攤子,名義上是吃飯,實質上是喝酒。然而在現實生活中,人們之間的社交、辦事、娛樂、消遣等活動,無不與吃飯喝酒巧妙有機地聯系在一起,與上酒攤子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。弟兄朋友時間長不見,就有人主動擺個酒攤子,以此搭建平臺,聯絡感情;“有朋自遠方來”的時候,要擺攤設宴;有事要辦也往往要設酒席,用酒打開話匣子,打開局面。酒場上常說“吃誰的飯,給誰干;喝誰的酒,給誰吼。”被請的人總是對東家充滿感激之情,上酒攤子“煙酒(“研究”的諧音。編者)、煙酒”,就加深了印象,溝通了感情,釋放了壓力,成就一些想辦的事情。

還聽說過一個笑話。一天,幾位朋友相約喝酒。酒至半酣,突然又來了一位。此人進門即開口道:“我來遲了,自罰三杯。”喝完三杯后又說:“為了表示歉意,我再和每人劃拳處理一杯酒。如何?”大家叫好。于是,開始劃拳。只見來客只出寶個蛋,可謂一路“喝酒拳”,過了個“黑潼關”,又喝了不少。一圈下來,他說出去一下,便一去不回。桌上人等得不耐,便相互詢問此人是誰?不料,大家都說不知。直到此時,大家才恍然大悟,原來被一個不認識的酒鬼鉆了空子。

無論是貧窮還是富裕,人們在生活中總愛享受美食美酒。酒攤子之所以讓人神之向往,百上不厭,就是到了酒場,不僅可以品味美味佳肴,在吃飯時喝點燒酒,能獲得一種輕松和愜意。特別是酒場上敬酒時的甜言蜜語,喝得盡興時的豪言壯語,讓每個人身心愉悅,在情感上獲得滿足,何樂而不為?有一句經典的話說:“來了就好好享受吧!快樂抑或痛苦,成功抑或失敗,我們誰都別想活著離開這個世界。”勸人喝酒有千萬個理由,河套地區執著的勸酒和華麗的敬酒辭似乎演繹成一種酒文化,不僅讓我們覺得不可抗拒,也讓來河套的外鄉人感受最深。

但喝酒有個量的問題,每個人的酒量不同,各有大小。應該說喝酒要因人而宜,能者多喝。然而一旦坐在酒場,誰也不愿意多喝,基本是平均分配。除非你滴酒不沾,只要你沒有酒精過敏,每個人都要推心置腹地敬酒,用華麗的言辭表揚你,用真摯的感情打動你。而最終以喝酒多少為落腳點,不喝就顯得不實在,喝得少就顯得感情淺。真是“感情深,一口蒙;感情淺,舔一舔。”“只要感情深,就不怕打吊針;只要感情鐵,就不怕胃出血。”一場酒下來,我們為感情喝得熱火朝天、豪情萬丈,然而卻讓我們的身體東倒西歪、搖搖欲墜。

有人說:“人生如賽場,上半場按學歷、權力、職位、薪金比上升;下半場以血壓、血脂、血糖、尿酸、膽固醇比下降。上半場順勢而為,聽命;下半場事在人為,認命。”然而在人生的上半場,我們會以“初生牛犢不怕虎,雛鷹展翅恨天低”的豪邁氣概去拼搏,即便上了酒場也毫不畏懼,用一飲而盡的姿態表現自己的實在。然而身體卻在不知不覺中受到酒的傷害。盡管如此,我們還得去應酬,真可謂:“不去不去又去了,不喝不喝又喝了,不多不多又多了,早上起來后悔了,晚上一叫又去了。”

從上酒攤子是一種榮耀,演變為上酒攤子是一種負擔,折射出人們的生活水平步步高升。然而歷經多年的“酒精考驗”,也許會讓我們官場得意、人生快意,但也必然會對身體造成一定損害,以致于我們在人生的下半場付出百倍努力去追求健康。為此,我們喝酒既要喝得紅火瀟灑,又要適可而止。“酒喝千杯還嫌少,喝酒不醉最為高。”但愿在酒攤子上要多一些感情溝通,少一些觥籌交錯;多一些善解人意,少一些差強人意;多一些頭腦清醒,少一些醉生夢死。

Copyright ? 2014 內蒙古河套酒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■ 蒙ICP備12001901號

河套酒業全國客服熱線:400-083-2999

老老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四肖三期必开期期准 13256平特一肖 四肖中特期期准免费公开 2019年管家婆三肖期期中特 2020全年资料内部 怎样用公式算下期六肖 管家婆三肖必中特马 11选5电视图表 白小姐精选一肖一码 江西11选五什么时候开始